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些书总想cao我(h) > 番外之驯兽:双修的木马教学【H】

番外之驯兽:双修的木马教学【H】

番外之驯兽:双修的木ma教学【H】

        所谓的教学qiju,是一座奇怪的木ma,ma鞍看起来柔ruan舒适,可支棱在中间的那两gen巨物,就没那么友好了。

        许柠泪眼汪汪地求着师傅换一种法子,可朗镕非常坚定地摇tou:“你上去就知dao了。”

        “姐姐别怕,这可是尊上研究了好久才zuo出来的呢——”

        “不仅可以用来zuo双修前的准备,也可以一个人练习,上界不少人都求着尊上给他们用用呢!”

        “真的吗?”

        双胞胎重重地点tou,一模一样的碧翠眸子显得非常真诚。

        “好吧……”

        许柠被双胞胎扶着、翻shen上ma,紧张得缩紧的xue口gen本不愿意吞入两gen显得油光水hua的假阳ju,尤其是斯洛特就在她的对面,用轻蔑的眼神盯着她看。

        “咦?姐姐还没shi呀。”

        月暮疑惑的语气让她shen子一僵,反驳也变得弱弱的:“我什么都没干,怎么可能shi啦……”

        “那我们帮你哦,姐姐。”月昭十分热情,不等她答应就将脑袋凑过去,趁她双脚都要踩在ma镫上、tui儿也合不拢,就这么探出she2尖tian起了毫无防备的花xue。

        “呀啊——别,别这样呜呜……”

        可双胞胎才不听她的,月暮也将脸凑到了她的屁gu上,轻轻蹭着:“姐姐别担心,会很舒服的。”

        他灵活柔ruan的she2尖掠过tunfeng,许柠从不知dao那chu1居然那么min感,顿时呜咽着往前逃去,可这只会将被热气呵得发ruan的肉花往月昭的chun上蹭,而他也恶劣地用she2尖拂过那颗藏起来的珍珠,叫她浑shen都绷紧了,要不是有他们俩支撑着,没准要从ma鞍上摔下去。

        “姐姐真甜,好喜欢姐姐的味dao,啧——”双手都掐紧了她nenhua的大tui、不给她逃开的机会,月昭着重攻击着愈发zhong胀的肉珠,毕竟打蛇要打七寸,他甚至又xi又咬的,让她发出再jiaoruan不过的尖叫声。

        “嗯啊啊——不行呜呜……那样会坏掉啊哈——”

        屁gu宛如发情似的扭动个不停,后xue也被柔ruan的she2尖给撩拨个不停,无论许柠如何挣扎,双胞胎的chunshe2就像是黏在她shen上似的,tian出daodao细密的电liu,顺着浑shen的经络不断liu淌,而两xue也像是发洪水似的,汩汩地冒出了汁ye。

        “啧——姐姐才不会坏,不是双修了很多次吗?”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月暮笑起来——完全就是坏孩子恶作剧时的笑容,而他继续将she2尖探入xi夹个不停的菊xue里,摩ca着越来越shiruan的xue肉,而jing1巧ting翘的鼻子还不停地蹭着tunfeng,双手往中间一拢又松开,颤颤的tun肉就如同琼脂似的,泛起了漂亮的波光。

        “呜嗯——但是没有这样的唔哈——”

        怎么能两个xue都被tian呢?可许柠往下望去,只能见到一个金色的mao绒绒的脑袋,少年的睫mao长长翘翘,抬起来时还对着她弯起眼睛,she2tou故意从xue里抽出来,却叫她看清楚了上tou盛着的晶亮淫汁。

        他又收回了粉nen的she2tou,“咕咚”一声咽下:“姐姐的味dao好甜,是不是平时总是吃糖呀?”

        “才没有呜呜……快放开我……”

        “好啦好啦,放开姐姐。”shen后传来的声音里带着笑,许柠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双胞胎就齐齐松手,而她毫无防备大张着的xue口,就这么在惊慌中吞入了两gencu长可怕的木棍。

        “呜啊啊——”

        tui心被ding得一酥,她更没有力气撑着自己了,唯有慌乱地抓紧了ma脖子,双tui儿也紧紧贴着ma肚,模样看起来像是第一次骑ma被吓得不轻的少女,可瞧她已经泛起粉色的肌肤,还有shi汪汪的tui间,就知dao她在对着木ma发情。

        “不行啊哈——好撑嗯——”

        哪怕先前也被弟子们如此撑开过,可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他抓住后狂艹(1V1糙汉) 诱哄(秘书 高H) 绵绵我意(sm调教h)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快穿]系统坑我没商量 寡妇门前(糙汉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