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刮金佛面 > 13猛兽

13猛兽

13猛兽

        自作自受。

        她脑子里闪过四个字。

        “你变了。”她拽着他腰侧的衬衫,谨慎地内涵他,“这么多邪念。”

        他没出现半点羞惭,安然dao:“是吗?”

        时移世易,故人生变,小孩也长大了。他再留在原地,日日不变,也不过就这样。既然她嫌他无趣,不如一起变了,无需继续克制,松快一些。

        他也不用再担心吓到她。

        戚梦年撩起她的长发,丝丝缕缕的墨发绕在骨节修长的手上,香艳nong1丽。他笑一下:“前世业障,我该是欠了你许多,才邪念难消。”

        这辈子还不清了。

        柔而nuan的灯照亮满室的花,他的ti温比她更高,她裹在他衣襟里被他紧拥着,晚春热得像盛夏。

        窗hu开了一daofeng,有凉风chui进来。他侧tou看去,玻璃映出他们缠抱在一起的倒影。

        领带夹贴着她的脖子,冰凉的贵金属传来一阵阵微痛的沁凉。领带好似延长线,引领她视线往上,仰tou看他。

        下颌线条锋利jing1美,他领口紧扣,修长的脖子扬起优雅的孤独,hou结明显凸出。

        ……hou结的大小和xingqi官成正比吗……她到底在想什么。

        金娴眼神游移:“你先放开我。”

        “不咬吗?”他的目光收回来,在她眉眼间停驻,dao,“那后天的拍卖会……”

        威胁她。

        她抿住嘴chun,一把揪住他的领带,bi1他弯腰:“放我下来,我要踩在地上。”

        他抱得她两只脚都离开地面了。

        闻言他放下她,俯shen靠近。

        因为男人shen高太高,迁就的姿态显得有些突兀,如同被她抓住了项圈的巨型猛兽。猛兽还没被驯服,并不把渺小的驯兽员当回事,他好奇着,打量着,带着好整以暇的笑意,准备伺机将她扑杀、吃掉。

        像文殊菩萨座下的青mao狮子,下凡吃人的反派角色。

        他慢慢dao:“现在……”

        “……”

        压迫感好强。

        她抓着领带,手指松了又紧,仰tou凑上去。

        嘴chun闭合着,刚刚碰到领带夹,压得chun肉变形,她就觉得yang。她犹豫了一下,把手指nie上去……

        他声音在她touding响起:“手放下。”

        “张嘴。”

        她迅速瞥了他一眼:“那等会我解开这个……”

        就好了吧?

        鲜红的chunban贴近他xiong口,she2尖一晃而过,雪白整齐的牙齿磕在贵金属上,骨传导的清脆碰撞让她toupi发麻,眉tou皱在一起,情不自禁tian。

        尝起来居然是微甜的,凉,ying,细细一条,她的she2tou一ca,陷进夹子的结构里又hua出来,她后颈发ying,莫名有一点不安。

        是因为他在touding盯着她看吗?

        钻石被叼在红chun边,闪烁得让人眼花,戚梦年能看出她在无意识地yun,像害怕口水溢出来太多,因为尴尬忐忑红着脸,表情却认真。

        奢华的光彩里无情而纯情……本shen就在勾人。

        温热急促的呼xi拢在他xiong口,口水洇shi一小块衬衫,布料变得半透明了,shi热地贴在他pi肤上。

        他颈侧的血guan凸出来,压抑地拉长呼xi。

        她很聪明,趁他没说话,叼着夹子扯下来了,一成功立刻推他:“唔……嗯!”

        话说得不及时,领带夹还在嘴里叼着,突然变调。

        她手里还无济于事地攥着他的领带,但他突然俯shen,像酒醉倾倒,将她重新重重压回她躺了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他抓住后狂艹(1V1糙汉) 诱哄(秘书 高H) 绵绵我意(sm调教h)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快穿]系统坑我没商量 寡妇门前(糙汉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