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出逃(骨科1v1) > 32暴雨

32暴雨

32暴雨

        浴室那晚之后两人没有再zuo,两次高难度姿势快要耗费掉喻想全bu的jing1力,更重要的是比起为xieyu而存在的xing爱,还是带有情感的水ru交rong能获得jing1神上的满足,假期剩下的日子喻想有事没事总会找喻岸接吻,单纯的chunban相贴不行,每每把自己亲得气chuan吁吁,喻想才舍得叫停,之前喻岸不肯吻她,打开了闸门之后,喻想的架势像要把之前缺失的弥补回来。

        喻岸虽然很pei合妹妹,但年轻人气血旺经不起撩拨,xingqi总会随之变得guntang坚ying,又不可能和喻想zuo,她的肉xue还微微zhong着,只好等它慢慢消下去。暂时抛弃掉工作和学习,这个假期两个人都过得很悠闲,好日子总会结束,喻想又要回学校去zuo一周的住校生,因为喻岸有事情得出差,晚上不能每天都来接送她。

        又有几天都见不到哥哥,喻想略有些失落,但还是很快调整好了自己学习状态,而喻岸久违地再次离开漓岛,chu1理工作是一层原因,还有就是他打算提前去给喻想办理好入学手续。喻岸带着喻想新鲜出炉的联考成绩见了最适合喻想的高中的招生负责人,有齐裕姑姑的牵线搭桥还有喻想优秀的成绩,事情很快就谈妥了。

        S中理科强化班的老师们都很注重因材施教,很擅长挖掘学生们潜在的学科能力,既然喻想想学物理,有这大半年的进一步磨练,可能以后也会更适应大学的学习。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直到喻岸踏上返程的路途,一场风暴却悄然在临海chu1开始酝酿,疾雨迅速席卷了周边几个市,连经常晴空万里的澧岛也被乌云所掩盖,时常有闷雷在阴沉的上空作响。

        喻岸第一时间告知了妹妹飞机晚点的消息,喻想此时刚好午睡醒来,起床铃还没响,室友们还在熟睡,安静的室内能清晰听见外面传来的雨声,喻想轻手轻脚下床去阳台上看外面的情况,雨帘如珠串一般挡在眼前,地面被砸得啪嗒啪嗒的。

        等下午课都上完了这场突入其来的大雨也没有停止的趋势,喻岸还没能顺利出发,喻想只期望他一路平安,她抽空给他发消息:“就算周末回不来也没关系,我会照顾好自己,哥哥一定要注意安全。”

        目前从省会到澧岛最快的方式是飞机直飞市区,然后去码tou乘坐澧岛专线,他本意是为了节省时间没想到却弄巧成拙,航班从刚开始的延误变成被取消,恶劣的天气让暴雨范围的地区几乎交通停滞。喻岸被困在酒店,只能等待雨势渐渐变小,唯一能祈祷的就是事态不会变得更严重。

        周六喻想放假,持续了两天的大雨终于落下帷幕,本来是值得庆幸的事情,但不知dao为什么喻岸突然不回复她的消息,打电话过去只能听到冰冷的女声毫无感情地播报您所拨打的用hu已关机。喻想心里很担心他,也不想一个人回那个冰冷的家,但因为学校这边通知他们下周得带shen份证,喻想只好回去找喻国伟拿shen份证。她的证件通常都被喻国伟锁在柜子里,只在必要时才会拿给她用。

        结果家里没个人影,父子俩电话都无法接通,或许是这两天有些许着凉,喻想感觉脑子略有些昏沉,早早洗漱之后就上床睡觉了。半夜的时候喻想醒过一次,听到了些窸窸窣窣的声响,她起shen想看是不是喻岸回来了,还没下楼就听到了喻国伟的咳嗽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突兀怪异,喻想只好失望地回去继续睡觉了。

        第二天起床shen上的不适感还没怎么缓解,喻想趁喻国伟出门之前先找到他,对方正在饭厅吃自己煮的面,喻想瞥见他居然自己zuo早饭,轻轻挑了下眉,开口dao:“学校下周让带shen份证,爸你给我一下。”

        喻国伟非得问清楚是什么由tou,这才不情不愿的去卧室找了出来,和喻想对视的时候两个人状态都不太好,喻国伟满眼的红血丝,前段时间应该没少熬夜,而喻想是因为风寒面色显得有些灰败,他看出了女儿shenti的不舒服问:“要不要吃点早饭,我ma上煮。”

        喻想实在没什么胃口,现在只想上楼去补觉,婉拒了他难得的父爱,不知dao喻国伟是不是突然发觉到自己还有良心,中午给她打包了份清淡的粥,还带了些感冒药回家。躺了那么久,肚子已经在隐隐轱辘作响,喻想起shen把蔬菜肉沫粥喝了个jing1光,又喝了杯冲剂,明明jing1神应该变好的,意识却往无法控制的方向变得昏沉。

        等她再度醒来,入目是一片昏暗,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而她手脚都被麻神捆缚着无法移动。

si  m  i  s  h  u  wu.  c  o  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他抓住后狂艹(1V1糙汉) 诱哄(秘书 高H) 绵绵我意(sm调教h)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快穿]系统坑我没商量 寡妇门前(糙汉H)